叶先生,我心里有过你

蓝风丨文

 

微信图片_20191217174933.jpg

 

 

看到别人引出《一代宗师》里这句,就忍不住多看两眼,当初看这片子时映在眼中的一叠业已睡去的画面,又醒了转来 。就再看了一遍,单为了从故事的起头顺挨到这句话的节点 。已凉的初秋的晨光的碎碎的暗中,单为了这句话,磨酸了眼睛。


微信图片_20191217174938.jpg


再看,就不觉得片子像头次看那样认为其好,还是不够沉静,紧凑,但仍在临了时有了触动。多年后,宫若梅于香港重逢叶问,她不避忌地说道 :“叶先生,说实话,我心里有过你 。”淡极的口气,似是自语,叶问并不在跟前。叶问自始迄终也只字不出 。但两人心中的潮汐早已空荡荡地甩打着闷窒的天空 。


微信图片_20191217174943.jpg

 

叶问是宫若梅一交手就认定了的能让她由衷起敬的男人,当然她知道他们不可能,后来她为清理门户孤倔地入了道,誓不传艺,不再嫁,就更没了可能 。她是个明白人,她只是念念不忘叶问,不铭心刻骨,但感激在她最好华年曾遇到过他 。她说,喜欢一个人又不犯法,她喜欢他,也止于喜欢,而且,把这句话告诉叶问,也正是要做个了结 。当然只是她个人的了结 。对方怎么想都不必在意,也没有在意的必要了 。


微信图片_20191217174946.jpg


叶问对宫若梅的感情,影片是留白了,不挑明的 。他更多是欣赏这个武功高超,清秀又硬气的女子 。他给她的信中写道 :“叶底藏花一度,梦里踏雪几回。”以及 “一约既订,万山无阻。”虽说的都是武林之事,却也有着那么一丝令人心悸的难言的微妙 。那便是淡若柔丝却又粗壮如木的回响吧?“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 。”


微信图片_20191217174950.jpg


谁心里不曾有过一位叶先生呢?他刚好在你很好的时候来到你眼前,你觉得他真是顺眼顺到心里去,却又分明知道你俩必在两条路上,你还没来得及兴奋,惘然就跑到了前头 。总有这样一个人长了根须在你的曾经里,而且你也甘愿并尽力不让其哪怕一片叶子伸出那个曾经之外 。总有这么一个人 。


微信图片_20191217174953.jpg

 

本文转载于“民国文艺”公众号